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易学课程 >>  堪舆

谢和卿·《神宝经》
类别:堪舆   访问量:次 关键词:

←返回

皇天本无二道,下民眩惑于多岐。圣人安有两心,末学浸淫于别派。
地理生成于天,发挥于圣,一而已矣。末学失传,浸淫别派,而有卦例等项之说。下民眩惑,莫知适从。此《神宝经》所以作也。
尝观择地之要,必当明理为先。故知旁道支离,遂使正宗湮没。或用针盘而定向坐,或执卦例而谈吉凶。何殊胶柱调弦,刻舟求剑。承讹接舛,析绪分端。
此书专言作穴之法。穴之尖圆向坐,天生一定,不可强为,此正理也。不明正理,而用针盘卦例以定向坐,谈吉凶,多方揣摩,皆旁道支离,讹舛非一日矣。此书拔本塞源,而救其弊。故言之剀切。如此若倒杖定穴之后,方用针盘格其方位,以备造葬选择,则可。
今欲统三才而返于一元,合二气而归于太极。着为妙诀,令达士见之心开泄尽天机,使邪术闻之胆裂。卜其宅兆,宜尔室家,副仁人孝子之用心,俾后嗣先宗而共永。术能易得道不虚行。山灵女石此书之存,须防六丁下取。神物恐斯道之失,岂无万圣同呵。理实有之,言岂诬矣。
此经发泄造化生成之妙,故山灵女石焉。然圣神恐地理失传,定然护持,不令泯绝。
或谓山冤无口,诉求生气凝结恐难凭。岂知人智有眼,观验土色丰腴而可证。
生气凝结此穴也,观验自有智术,岂待山灵口诉。土色解见下文。
石山偏宜土穴,冲和定见红黄。
石山非土穴不扦,其土必红黄,乃冲和之气。
石穴出自土山,温润仍分紫白。
土山石穴,其石必色紫白,而质温润,乃吉。如坚硬顽石,凶矣。
也有石山石穴,必须柔脆可锄。
柔脆即温润。
能无土穴土山,但取精强为美。
土不宜太润。
土穴似土而非土,纹理紧密。
即精强之谓。
石穴似石而非石,颜色鲜明。
即柔脆之谓。
此为柔里钻坚,韧中点脆。
承上文石土二穴言。
支龙多生小石,剖之必有异纹。
即土山石穴,其石必有异纹,乃贵。
垄穴或出平尖,锄之要无烟墨。
即石山土穴,其土必细嫩可锄。如见顽麤之石,飞烟迸火者,则凶。平尖即葬口。
是故顽硬者,生气不蓄。松散者,真阳不居。
穴内土贵冲和,既不要顽硬,又不要松散。真阳者,生气也。
舌尖堪下莫伤唇。
伤唇则太卑失穴。
齿罅可扦休近骨。
近骨则太高伤龙。
鸡胸切玉,须明老嫩交襟。
阴脊来如鸡胸,不可阴来。阴作老嫩,即阴阳交襟,乃界水。
鸠尾裁肪,要识刚柔界限。
平阳地如鸠尾,不可阳来阳作。刚柔亦阴阳界限,即交襟说理,须明又在眼力。不然,明是阳而指为阴,明是阴而指为阳。虽熟诵此经何益。
既已明其的当,可无裁剪之能。倘然作用参差,难致和平之福。毫厘之谬如隔万山。尺寸之违便同千里。
裁剪作用,俱是穴法,详见下文。
阳舒阴惨义,须谨于吸嘘。
阳作必借阴气一吸,阴作必借阳气一嘘。即阴来阳作,阳来阴作之义。若阳来阳受者,则见祸舒徐。若阴来阴受者,则见祸惨急。
夫弱妇强,法当严于正架。
夫弱,阳也,法宜正球。妇强,阴也,法宜架折。以正侧言。
覆掌仰掌,以别阴阳。明球暗球,以分强弱。
形如覆掌阴也,如仰掌阳也。阴来明球,显然为强。阳来暗球,隐然为弱。覆掌仰掌者形也。正球架折者法也。皆承上文,发明舒惨吸嘘之义。非夫星家阴龙阳向,阳龙阴向之谓。先施倒杖,次卓竖竿。
相穴先看阴阳强弱倒杖以定之。次依倒杖所指,竖竿牵绳分其坐向。针盘卦例俱不用。
三合三分,见穴土乘金之义。两片两翼,察相水印木之情。
乘金,相水,穴土,印木,此四穴法,载在《郭氏葬经》。必于三分三合,两片两翼中求之。解见下文。
灰中线之微茫,毡里髦之彷佛。
申言上文脉气,微茫彷佛如此,必须法眼详察乃得。岂卤莽可识。
左乘右接,须防翻斗斧头。
穴有宜左乘者,乘金也。有宜右接者,印木也。当左而右,当右而左,是斧头翻斗。
后缩前伸,切忌凿伤钗股。
后缩吞葬也,穴土也。前伸吐葬也,相水也。相水穴在承浆部位故曰水。伸缩贵乎得宜,不可伤龙失穴。故曰:龙穴从来怕二伤,正此之谓。
双脉求短股,若情不顺,理合从权。
双脉求短正法也。若情不在短又当从权作用,不拘短股也。
挨生枕薄边如义,不然义当变法。
挨生枕薄正法也。如情不在薄,又当变法作用。大抵相地,在相其情意所锺而已。贵在通融,岂宜拘执。
仍观上下之分龙滴水,向背之接气迎堂。
上之分龙,下之滴水。后之接气,前之迎堂。此又变法中之不可变,从权中之不可移者也。
十字天心,匪夫妇不配之十字。
穴法有天心十字,乃四应之至中是也。龙法又有不配十字,乃夫妇同行。刘江东曰:夫妇同行,一路收阴阳。不配两边,流水分十字。扦须架若也,无分只枕球,非此之谓。
水抱尖圆,多错认作穴前界土。气分互换,常误称为坐下交襟。
此言气脉闪跌,行而未止。人不详察,见其水抱尖圆,遂错认作穴前界土,坐下交襟,而不审其气分左右,互换而前行也。其误甚矣。
故葬腹者,多伤胸。扦鼻者,竟凿脑。
承上文,惟其错误,以致扦葬太高而伤龙。
上下台盘角,阴来阳受为凭。
台盘角,阴也。
前后铁鍖唇,阳脉阴扦是准。
铁鍖唇,阳也。
上锹下角者为弱。上角下锹者为强。
锹形平正喻阳弱。角形尖削喻阴强。俱上来者为主。
盖阴阳之分,乃有前缩之异。
阴宜前,阳宜缩,即吞吐也。
仍审隆鬣察脉之法,此为平坡拟穴之规。
隆鬣脉,行分水脊也。察此脉气,阳耶阴耶。此平洋龙,高坡龙,拟穴一定之规。
孤阳无分或穴正可接脉而界流。
孤阳之地,下有合水,上无分水。倘或中有正穴,不可弃也。于来脉处,培土接之,分界其水,使两边而流。
寡阴无合倘龙真,但凿池而会气。
寡阴之地上有分水,下无合水。倘龙气果真不可弃也。于脉止处凿池合其水,而会其气。盖地理或然不可一途而取,然非龙真穴正,安可强哉。此又不可不知。
阴脉理宜凑入奈性急,亦宜避煞。而扦阳龙义合避檐,缘性宽,只得斗球而下。
明葬法或前或缩者以此。
生龟尾急,去则伤龙。
龟尾阴也,穴不宜急凑。
死鳖背平,扦则伤穴。
鳖背阳也,穴不宜平缓。
窝穴宜深更宜浅,天机切要心明。乳情宜下又宜高,秘诀全凭眼力。
窝穴阳也,阳坦夷宜深。又有宜浅者。乳穴阴也。阴避煞宜下。又有宜高者。天机元自活泼,在人心眼通明。
阴龙性急,自然无拂顶之堂。阳脉性宽,亦或有穿耳之局。
阴龙决要架折,阳脉虽性宽,亦或用架折。而穿耳者曰堂,曰局,天生一定坐向,非人所强也。
或也法当倚撞,倘焉情在盖粘。理合凑急,粘宽不烦人力。义当挨生,出死总合天然。
穴有盖粘倚撞四法,四法者,上中下左右也。统言之不过一止字耳。或凑急,或粘宽,或挨生出死,何往而非止,皆合天然,不烦人力。见此经之不强作也。
月角龟肩,多向偏中求正。
月之角龟之肩,穴在偏旁。然偏中多有正处,多者未必尽然之词。
竹篙鎗竿,定从险里求安。
形如竹篙鎗竿,险矣。定寻安处作穴。安乃妥平处,定者一定不移也。
或堂长而脱杀水中,倘局顺而情归正处。
或堂长则水当面直流,此流泥杀也。看取龙虎何边,有情趋吉,横侧作穴,以脱去水中之杀。故云:脱倘局顺,而正不容侧作者,情归正处作穴,堂长只得任之,惟获福稍迟耳。
凿蛇头者神死。破蟹壳者伤黄。故多下于两眸,或只扦于七寸。若使神在王字,气聚沬中。何妨触类行权,随机应变。
作穴以神气锺聚为据。蛇形固忌凿头,倘神在头王字上,又宜行权应变。蟹形固忌破壳,倘气聚壳沫中亦然。
学者当精于格物审于致知。一理纔通皎若秋空之月。万疑顿释涣如春冶之冰。体用充周显微洞贯,存之在我,应之在彼。妙夺神功,知窥天巧。
地学只是一个理字。
不问阴阳向坐,板脚定对蛤尖。
不问阴作阳作,坐某向,某棺之板脚定对蛤尖,即合襟处。此倒杖法也。
要知深浅高低,穴底但平涡里。
以一合二合水定浅深。
合襟气会垄乳得之至沉。寿带水交支皮用兮伤浅。
穴底浅深,虽平涡里,又有垄乳支皮不同。垄乳高阜龙也。支皮平阳龙也。合襟寿带,即一合二合之水所云涡里也。垄乳之穴若平合襟,则深而至沉矣。支皮之穴若平寿带,则太伤浅矣。又当别有斟酌。
浅深交度当思泄去之基。
泄去即一合二合水穴,不可深于合水。故曰当思。
高下乘生必有妥平之口。
穴或高或下必乘生气。凡生气之处必有妥平葬口,即是放棺之处。必有者,天生自然也。
或年深积流而无据,或岁久戕贼而难凭。切要精详,毋事卤。
承上文板脚蛤尖,穴底窝里,合襟寿带,泄去之基,妥平之口而言。
别有龙藏水底,穴隐石间。穷变化之难量,岂愚夫之可测。
水底必须道眼,石间贵得明师。
贴脊平头脉短,故当插入而扦。
横龙穴居贴脊头平不起,其脉短也。下棺当插入以接其气,是故横担横落无龙须下有龙
窝钳起顶气长,拟用粘宽而下。
窝钳穴,上面起顶而来,其气长也。下棺粘宽,不可斗脉,是故直送直奔,有气要安无气。
上分有脊,脊垄成个字,见脉路之分明。下合有涡,涡现作三义,验堂情之的确。
脉行则水上分如个字之形,无此不见脉路分明。脉止则水下合而成涡,如义之交会。无此不验堂情的确。堂小明堂也。
朱雀未正情,合取于局之停匀。
朱雀案也。案未正,以龙虎左右局停,匀取用之。
元武垂长,法当求其脉之止会。
气止水交,脉之止会处为穴。
是以左来者,穴居右畔。右来者,坟在左边。
来者,向我而来,谓砂水也。砂水情意来向在左,则立穴右畔以迎之,曰穴居右畔。以砂水左来而知之也。既来向必其拱护在此,故知穴当在右。右来者亦然。
若还正到长来,却去中心正下。
砂水情意不在左,不在右,案山端拱,龙势迢迢,此正到长来也。穴居中心正下。
逆中取顺者,因脉逆转而求。顺中取逆者,因脉顺流而出。
顺逆,只是阴阳二字别名。三阳从地起为逆,三阴自天降为顺。阳脉为逆,阴脉为顺。与他处顺逆又不同。
顺中取逆,谓之饶龙。逆中取顺,谓之减虎。
右来左受,穴故曰取逆。左来右受,穴故曰取顺。
左来右下,全凭右臂拦龙。右到左扦,必藉左砂关虎。
关拦俱谓下砂,左来右下,即上文穴居右畔之云。右到左扦,即上文坟在左边之云。
是以门户渗漏者气散。
关拦不合法,水口旷荡,故真气随之而散。
墙垣凹陷者风寒。
垣局不周全,龙虎断缺,故穴受风寒。
或损高而益低,或截长而补短。
龙真穴正,人力补其未备。
穴贪朝来之水,切防刺胁刳肠。
朝水吉地无砂,横拦刺刳为害。水贵屈曲有情也。
案求逼近之山,最忌压头障眼。
有近案,吉穴也。高而太迫,压障为害。
盖穴宜取高下,须求蝉翼分明。粘龙不怕低扦,必验虾须界合。低防失脉,高忌露风。
忌露风,故求蝉翼分明。防失脉,故验虾须界合。
空手锄头,见兄弟尊卑之分。
手把锄头,一前一后,如兄弟尊卑次第,龙虎相让如此。
临头割脚,知胞胎真假之情。
临头上有分水也,割脚下有合水也。分合中间,乃有真穴。否则假矣。胞胎即穴也。
硬垄大,多是块然不结。
硬大无生气,不结地。
软肩弱颈,巧从侧处藏机。故有鼠子转皮,奇形借脉。
肩软颈弱,活动有生气。结穴多巧藏闪边,侧如鼠子,如转皮奇形,借脉是也。
脉情不顺,面前慎弗贪峰。宾礼虽亲,脚下当防倒屣。
坐下脉情不对前峰,慎勿贪朝失穴。面前朝峰虽对,又防其峰脚顺水窜走也。不窜走,乃是真朝。故曰:顶虽尖圆而可爱,脚必走窜而顾他。此之谓也。
斜到正扦,取局正来。侧下迎堂,侧龙直下,但取交金。直脉侧扦,翻成横圹。
龙脉斜到,穴则正扦。但以两水交金为据。龙脉正来,穴则侧下,迎堂龙正穴侧,故曰翻成横圹。
穴凹必须平正。
穴落凹处,必须凹处平正。不平正,乃界水耳,非真穴也,凹窝也。
背单但要乳长。
乳长则背单无妨,不长必要鬼托。否则仰瓦矣。
鬼还气以为奇。
鬼长能夺我气,若还在后障风,在下塞水,为我用神,又自奇也。
劫有情而反吉。
劫去本分我气,若有情环卫主山,反为吉也。鬼劫之龙,人所不喜。倘若还气有情,自结垣局,门户亦奇吉而可用。此正解上文亦一说。
后循脉气,休教丝线离针。前接堂情,无使夫妻反目。
作穴之法,内接生气,外接堂气而已。要接生气,必须后循来脉不可斗,不可脱,如丝线穿针,勿令离也。要接堂气,必堂情与穴情相应,如夫妇然,勿令反目。
屈曲但寻转变,高低切看来情。
龙脉自是屈曲而来,要细心寻他转变去处,则得矣。来情有阴有阳,穴情高低,看此以定。
水里人眠,勿使襟裾沾湿。
窝穴中必要乳突泡,谓之水里坐。如无,谓之水里眠。此乃金星开水窝之法。如无乳泡,就楞弦作穴,谓之藏头索气。否则沾湿也。
壁间灯挂,莫令裀褥倾油。
高穴必要微窝,阳中要有少阴,纯阳则沾湿矣。阴中要有少阳,纯阴则油倾矣。地理来来往往,只要阴中阳,阳中阴,再无别说。
桥流水不流,为脉法之真机。
桥流,喻脉行也。水不流两边,界水不流过面前,合襟也。此脉行不止,看脉者,此其真机。
水过山不过,乃穴情之妙处。
水过,两水交过,合襟也。山不过,脉为水界止而不行也。欲寻穴情,此其妙处。
逆水,鎗头之有力。顺流,砂嘴之无情。砂嘴如鎗头,逆水则有力,顺水则无情。
顺砂过穴未言凶,尖杀藏锋反为吉。
又言砂之顺水,不可尽言无情。或环拦冲射之水,或过身横抱为案,又能藏锋,不露尖杀,则不凶而反为文笔之吉矣。故云:过身者,勿以顺嫌。
龙真穴的,始可论土色之精奇。
相地以龙穴为主,不真不的,纵土色精奇,何益。故曰土色次之。
堂舛砂讹,更莫问穴情之朕兆。
堂砂为穴证佐,又舛又讹,无穴可知,何必更言土色之美也。
水流生旺,但可用于砖头。
以方位论水流之生旺,此惟开沟砖上用之。若龙穴左右,只取水之屈曲,还顾有情而已。何论方位也。以见针盘卦例之不用也。
穴泥星辰,岂能移其板脚。
星辰罗盘方位之星辰,今人泥此点穴,岂知生成之穴,板脚定对蛤尖,岂星辰之所能移哉。
顺流扦平水,要堂局关锁,以固真气。逆穴作高坟,宜龙虎开张,以纳来情。
龙势顺结,扦穴不可太高,与水相平,仍要面前堂局关锁周密,使真气固而不散。最忌开张龙势,逆结砂水来朝,当作高坟。及龙虎,亦要开张,纳受来情,却嫌面前紧狭。
或为人之所同,不似我之所独。
独自享用砂水,不与人公共,方是真穴。此同不如独也。
背后卷空仰瓦,败自天来。
天财横结,须有鬼托。
面前反趫斜飞,气随形荡。
内有真穴,砂水自然抱护。反且斜焉,气荡可知。
星辰无化气,全凭融结之精神。
如上文所云,硬垄大,是无化气也。亦有流动可作穴处,必其融结极有精神,方可裁剪。若欠精神,又何凭焉。
作用有神功,要得裁剪之手段。变凶为吉,点铁成金。
点穴作用得法,自有神功,全在裁剪手段耳。有此手段,便可变凶为吉,点铁成金。非神功乎手段,即收山出煞,弃死挨生,接气迎堂,知止聚,识性情之类。上文句句皆是。
性穴万万般,虽有性形,而无性主。吉龙处处有,纵有吉地,而无吉人。是以好地常存于世间,良师罕遇于知己。售术贵乎观德,明珠恐有暗投。择友妙在知言,至宝无庸妄泄。此书在处,当有神物护持。后学得之,即是先师亲授。

 


中华周易文化研究院(
www.zhzywh.com)孙启泰 编撰

 
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