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取名改名 >>  成人改名

金圣叹其名其人
类别:成人改名   访问量:次 关键词:

←返回

 

金圣叹(1608——1661),名采,字若采,本叫张若采,是明末清初的文学评论家,曾批改《水浒》、《西厢》。他为人幽默风趣,史称“狂傲有奇气”,因“笑庙案”被杀。据说:有一次,他和一群秀才、监生到“文庙”祭孔。大典方毕,那群平日斯文的学子,突然都伸手去抢供桌上的猪肉和馒头,丑态百出。当时的人们以为,谁抢到祭孔的大肥肉和馒头,谁就会中举、高升。      

张若采见状,即兴赋打油诗一首:天晚祭祀了,忽然闹吵吵,祭肉争肥瘦,馒头抢大小,颜回低头笑,子路把脚跳,夫子喟然叹:“在陈我绝粮,未见此饿殍!”从此以后,他就改姓金,名人瑞,字圣叹了。“金”者,偶像之所谓金身也;“圣叹”者,孔子为之叹息也。……      

1660年,任维初担任吴县(今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)县令,他为官暴虐,以重刑催逼乡民缴纳钱粮,如果不从,竟被棍棒打死。同时,他监守自盗,卖掉仓米3000石,导致民怨沸腾,时文记载说,“三尺童子皆忿恨不平”。第二年,吴县的书生们按捺不住,百余人冲入文庙大声哭泣,鸣钟伐鼓,闹到官府去,要求罢免任维初,跟随而至者达到千人之多。但是,当时主管苏州的朱国治与任维初私交甚好,一心为他开脱,称任维初是因为催征兵饷而招致诽谤,诸生目无朝廷、聚众闹事,下令逮捕。这就是清初江南三大案之一的“哭庙案”(另两案是“奏销案”和“通海案”)。  

金圣叹作为主犯之一被抓。有人说他是“哭庙活动”的组织者;也有人说,他是“哭庙文”的起草人。金圣叹究竟在“哭庙案”中起到了什么作用,现今已经很难查考,金圣叹被作为首犯冠以“摇动人心倡乱,殊于国法”之罪,被判斩首。金圣叹马上要被杀头时,向行刑的刽子手要求先杀自己。刽子手说:“你一个要死的人,我凭什么听你的话?”金圣叹说:“我身上有两张银票,如果你肯先杀我,银票就归你。”刽子手于是相信了他的话,在行刑时第一个杀了他。等人头落地后,刽子手果然找到了两张纸条,大喜过望地打开一看,却是一张写着“好”,一张写着“疼”。  

金圣叹临终前留下了一副流传千古的对联——“莲子心中苦,梨儿腹内酸。”据传,对联的来历是这样的:金圣叹的两个儿子,一名莲子,一名梨儿,眼睁睁看着父亲即将丧命于大刀之下,不由得泪如泉涌,泣不成声。金圣叹虽然极为心疼,却依然镇定,反而为了安慰孩子故意要给他们出对联。他随口说出上联“莲子心中苦”,“莲”与“怜”同音,意思是看到儿子悲切恸哭的样子深感可怜。两个孩子在生离死别之际,自然回答不上来,金圣叹于是自己对出“梨儿腹内酸”的下联。“梨”与“离”同音,意即自己即将离别儿子,心中感到酸楚难忍。表面看来只是对“莲子”和“梨儿”的写实描述,暗中却蕴含了一位父亲的如许深情。  

   临刑前,金圣叹说“砍头最是苦事,不意于无意中得之”,本是感叹自己无端惹来杀身之祸。在口耳相传中,这句话却衍变成他的英雄事迹之一:他在临刑前泰然自若地向监斩官索酒酣然畅饮,边酌边说:“割头,痛事也;饮酒,快事也;割头而先饮酒,痛快痛快!”  

金圣叹的形象,就这样在人们的想象中越来越具有高大伟岸的英雄气质。
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