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国学课程 >>  农家

农家思想
类别:农家   访问量:次 关键词:

←返回

农家的起源
神农的传说
  神农是传说中农业和医药的发明者。传说神农的父亲是少典部落的首领,而他的母亲名叫安登,有一天在华阳游玩时,感应神龙之气而受孕,在姜水河畔生下了神农。所以神农生下来就是人面龙额,下地三个时辰便能说话,五天便能行走,七天便长全了牙齿,三岁就开始做稼穑的游戏了。当时的人们还过着采集和渔猎的生活,采不到野果野菜或者捕不到动物的时候,就只能挨饿受冻。神农不忍人们受苦,便用木头制成耒耜等农具,教人们在土地上播种耕作。他根据土地的干湿、肥瘠等自然状况,教人们因地制宜种植不同的作物。于是,人们便开始了农业生产,他本人也获得了“神农氏”的称号。


另外,为了解决人们的饮水问题,他遍尝水泉甘苦。为了解决人们的疾病之苦,他还亲自尝遍了百草的滋味,曾一天中毒七十次,于是才有了医药。   


这个神话反映了原始时代从采集、渔猎进步到农业生产阶段的情况。  

 
在故事里,神农同情百姓的疾苦,以解决百姓的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问题作为关注的中心,这就孕育着后来的民本主义思想,而且,神农神话中有一个重要的主题,就是探讨了农业技术的起源,包括制作农业工具、考察土地状况等等,包含着技术层面思想的发展。所以,人们将后世的农家又称为“神农学派”


后稷的传说
 后稷是古代周族的始祖,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农官。据说,后稷的母亲名叫姜嫄,属于有邰氏部落。一天,她到郊外去求神,在路上看到一对很大的脚印,便好奇地用自己的脚去比试这双脚印,她的脚刚踏上脚印里拇趾的地方,便感到全身一震,回到家就发现自己怀孕了。不久,姜嫄生下了一名男婴。她的家人认为这样奇异的事情是个不祥之兆,便将这个没有父亲的孩子抛弃在田野里,让他自生自灭。没想到,许多动物纷纷来保护这个小男孩,一些雌性的动物还给他喂奶吃。人们见了,又准备把他扔到森林里去,恰巧这时候有人来砍树。最后,人们索性把他放在寒冰上,可是人还没走远,天上的鸟都飞下来,用翅膀给男孩挡风寒。

  
 人们终于察觉到,这个小男孩不是普通人,于是把他抱回来,还让他的母亲抚育他,并给他取名叫“弃 ”。弃还是孩子的时候,就常向大人学着采集植物的种子,学种麻和大豆。长大后,他更喜爱种植各种庄稼,他懂得选择不同的土地种植不同的作物,还懂得选择良种、拔草等田间管理的技术,而且能从作物的成熟早晚以及外观性状去区分作物类型。弃在长期的耕种劳动中积累了丰富的农业生产经验,他种的庄稼横竖成行、整齐划一,大豆茂盛、谷粒饱满。四方远近的人听说弃很会种庄稼,便都跑来向他请教,他就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农耕知识和经验都传授给大家。在弃的影响和带动下,人们种的粮食连年丰收,逐步摆脱了仅靠打猎、捕鱼和采食野果为生的生活。   


 尧帝听说了弃的事迹后,立即推举他担任部落联盟的“农师”,指导部落群众进行农业生产。到了舜帝时,弃又被请来担任“后稷”,主管部落联盟中的农事。因此,后人又将他称为“后稷”。后稷死后,人们为了纪念他的功劳,把他葬在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——“都广之野”。
 
农家的基本概念
   农家,是先秦在经济生活中注重农业生产的学派。吕思勉先生在其《先秦学术概论》中,把农家分为两派:一是言种树之事;二是关涉政治。   

《汉书·艺文志·诸子略》将农家列为九流之一,并称:农家者流,盖出于农稷之官。播百谷,劝耕桑,以足衣食,故八政一曰食,二曰货。孔子曰"所重民食",此其所长也。及鄙者为之,以为无所事圣王,欲使君臣并耕,悖上下之序。 "所重民食"也正是农家的特点,尊神农氏。   

农家学派主张推行耕战政策,奖励发展农业生产,研究农业生产问题。农家对农业生产技术经验之总结与其朴素辩证法思想,可见于《管子·地员》、《吕氏春秋》、《荀子》。


代表人物
  战国时,农家代表人物有许行。许行,楚国人,无著作留传,生平事迹可见于《孟子》一书。生卒年不可考,约与孟子同时代。当时随行学生几十人,颇有影响,儒家门徒陈相、陈辛兄弟二人弃儒学农,投入许行门下。   《孟子·滕文公上》载:"陈相见孟子,道许行之言曰:'……贤者与民并耕而食,饔飧而治。'"(陈相有一天去拜访孟子,转述许行的话,
 
   说:"……贤人治国应该和老百姓一道耕种而食,一道亲自做饭。"), 鼓吹“贤者与民并耕而食”是许行两点主张之一。还有便是提出“市贾不二”的价格论,这一主张的中心要旨是在肯定分工互助的基础上,提倡人人平等劳动、物物等量交换,以实现其改革思想。


农家学说的基础
  由稷下学者们集体编撰的《管子》一书包含各家的思想学说,一般认为,其中《地员》一篇就是农家的著作,而《牧民》、《权修》、《五辅》、《八观》等篇重点记述了农家思想。由于当时的平民绝大多数都从事农耕,所以“重农”就是“重民”,重农倾向必然会发展为民本思想。《管子》中有关农家的内容着重体现着农家的民本主义思想,成为农家思想中最重要的一环。


顺民心,忠爱民
  农家看到,民心是不可违背的,“顺民心”是一切统治的基础,贤明的统治者能够顺应民心,以民心向背作为自己行为的指针。《管子·牧民篇》提到:“政之所兴,在顺民心;政之所废,在逆民心。”由此可见,农家通过“民心”这个概念,初步感觉到了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,比儒家的民本主义还要进了一步。   “忠爱民”是统治天下的基本方式,农家看到从事耕种的农民的辛苦,要求统治者要体恤百姓疾苦,不可巧取豪夺。《管子·权修篇》提出“取于民有度,用之有止”,要求统治者要约束自己的行为,不可巧取豪夺,不能对百姓剥削太重,也就是要减轻赋税,轻徭薄役;同时要注意节约,不能穷奢极欲。这里虽然已经改变了许行的人人平等劳动的主张,但这样的改变无疑是统治者更易接受的。


修饥谨,救灾荒
   在《管子》一书中,农家还非常关注农业灾害问题,提出“修饥谨,救灾荒”。农家将水灾、旱灾、风雾雪霜、疾病、虫灾合称为“五害”,认为“五害”是危害百姓生活和生产的重大灾害,因此,一个贤明的统治者要想巩固自己的统治,当务之急在于扫除“五害”,只有解决了这些灾害问题,解除百姓的痛苦,百姓才会服从统治。在《管子》的作者看来,水灾是最危险的自然灾害,尤应引起统治者的重视。这样,灾害意识就成为农家民本主义的重要构成部分。

 
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